中证网:资本市场改革将稳步推进

发布者:高飞发布时间:2016-08-26浏览次数:56

简政放权监管转型夯实发展基础

  

2016年以来,简政放权和监管转型成为证券市场发展的重要坐标。证监会取消多项行政审批事项,不断简化优化服务流程,进一步加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监管,严厉打击内幕交易和欺诈发行等违法违规行为,深入推进市场监管转型。

  业内专家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证券监管转型工作颇有成效,通过推动监管和信息披露透明度提升,为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健康发展打下了更坚实基础。未来应在现有政策布局下,实现监管的常态化和稳定化,推进制度层面变革和市场化改革,让证券市场为经济转型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监管转型与简政放权相辅相成

  在国务院关于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决策部署下,今年以来,证监会推进简政放权和监管转型的力度不断加大。4月开始,证监会取消“公募基金管理人的法定代表人、经营管理主要负责人和从事合规监管的负责人的选任或者改任审批”等多项行政审批事项,同时取消7项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51日起,将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向证券期货经营机构颁发的《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等10项证券、基金、期货业务许可证统一为《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

  监管转型与简政放权相辅相成。在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的理念下,证监会对加强监管做出了全面部署。在取消上述行政审批事项及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过程中,为做好衔接工作,证监会明确了相关事项取消的后续管理方式和工作安排。根据审慎监管原则,通过制定管理规范和标准,完善监管手段,加大事中检查、事后稽查处罚力度,进一步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和有关业务活动的监督和管理。

  证监会今年以来修订出台《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运作管理暂行规定》、《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期货投资者保障基金管理暂行办法》等一系列法规,在简政放权的同时,对各类市场参与主体实施全面监管,为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表示,对证监会最近一段时期以来的监管转型给予高度评价。他认为,必须把重心放在存量资产(已上市公司)和即将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上,这是监管的重心,同时依据法律对内幕交易、操纵市场和欺诈上市严加监管。

  市场透明是监管重心

  从实施效果来看,简政放权及监管转型对提升监管效率和增加市场透明度具有明显的助益作用。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教授田利辉表示,今年证监会的工作成效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监管理念的改变,明确了证监会的工作重点是加强监管。二是证券市场实现了比较稳定的发展,进行了诸如欣泰电气退市等具体实践,切实加强监管并认真落实已有规则。三是证监会的一系列工作更为重视监督,以监督为主。四是证监会正在把监督真正落实好,把信息披露作为重中之重,通过多种手段,对规则细则进行明确,对信息披露的完善做出了很多切实的推动,对一些公司也进行了处罚。这些措施成为今年的监管亮点,推动了市场效率提升。

  在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下,简政放权增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作用。以授予派出机构行政处罚权为例,证监会在一季度末表示,自201310月份授予派出机构行政处罚权以来,派出机构行政处罚工作成效显著,两年多来派出机构罚没近1.4亿元。证监会一方面优化派出机构审理工作程序,将事中备案复核改为事后备案;另一方面加强对派出机构案件和行政处罚应诉案件指导,通过调研、现场指导和案例总结分析评价,答复派出机构案件咨询,听取派出机构意见建议,确保执法一致性、统一性,维护证监会执法严肃性。证监会表示,通过授予派出机构行政处罚权,有力地推动了全会监管资源整合,为建设全方位、多层次的行政处罚执法体系创造积极条件。

  “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地方证监局更了解地方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的行为规范情况,更接地气。”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证监会将监管的一部分职责下放到地方派出机构,更能发挥地方证监局的优势,有利于增进市场的透明度和稳定健康发展能力。

  吴晓求表示,监管者的责任就是市场的清道夫,重点就是要监管信息披露,重心就是要提高市场的透明度。他认为,五年以后中国资本市场的特征之一,一定是高度透明的,具有良好市场价值的市场。如果市场不够透明,资产没有太大升值空间,要做全球的资产交易中心、财富管理中心就不太现实。因此,要把中国资本市场建成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市场法制应该是完善的,透明度应是足够的,市场资产要有一定成长性。

  改革和制度建设不可或缺

  在简政放权和监管转型的背景下,市场化改革和制度建设不可或缺。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课题组指出,金融监管转型处于重要历史关节点。无论是提振经济信心,还是加快经济转型升级,都有赖于一个健康、稳定的资本市场,需要形成标本兼治的改革行动方案。同时,监管转型触及到深层次的行政权力结构调整,建议充分考虑监管转型的迫切性、现实性,尽快调整优化市场监管机构,形成有效体制保障。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未来几年,要适应市场的新要求,形成法治监管为主的新模式,这是监管转型的重要路径选择。监管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关键是要起好步,要把监管的路子选对、选好,这对于中长期的监管转型至关重要。

  吴晓求表示,必须对一系列规则制度进行调整。一定要推动中国金融结构性的改革,改革不展开,资本市场发展没有空间。

  “监管需要常态化、稳定化,证监会需要以很明晰的、坚实的、稳健的步伐逐步推进改革。”田利辉建议,在监督为主的基础上,要保持现在的稳定的政策布局,让一些改革顺着应有的模式,根据现有条件逐步推进。

  “归根结底,要从制度层面来变革。”董登新表示,证券市场的“游戏规则”是最根本的东西,有什么样的“游戏规则”就会培养什么样的游戏参与人,包括交易者、中介机构都是在游戏规则下参与。他建议,围绕简政放权,证监会下一步还可以把IPO审批权下放到交易所,让一级市场实现真正去行政化。同时,股市是资源配置最重要的场所,是最市场化的,应充分发挥市场化的作用,在当前产能过剩、央企并购重组加快推进的背景下,更应推进证券市场市场化改革,让市场化机制发挥作用。

连接地址:http://www.cs.com.cn/sylm/zjyl_1/201608/t20160826_5042733.html